眠空

不曾拥有未来,也没有过去,一无所有的沉睡

苦难

他的世界的一部分,是一条路。
  我们听过很多所谓的“人生之路”,以及苦难做成的“坎”,只是抽象化的东西吗?或许还真的可能,不是呢?
  在这个人的这条路上面,苦难不是抽象化的意义了,它们可能是模糊的黑暗,也可以是色彩缤纷的碎片……它们可以是任何样子,“幸福的人都是幸福的,不幸福的人各有各自的不幸。”
  又有哪两个人的苦难是完全相同的呢?
  这个人在这条路上所做的,只是撕碎那些挡在前路的苦难而已。
  苦难消散了,他的世界好像也开始变黑,本来是明亮的,后来就像一罐又一罐的黑颜料倒进了湖泊里,最后,他几乎连自己都看不见了。
  也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他恍惚看见前方还有一个人,那个人与他面容相同,面对着他微笑,带着他所见到的苦难的黑色光边。
  他疲惫的开口:“你也是我的苦难吗?”
  那个人没有回答他,只是眨了眨眼,然后说道:“你不觉得这里太黑了吗?”
  他没有回答,只是像面对其他的苦难那样,撕碎了他。
  他的世界从此陷入永恒的黑暗。


彩蛋 “实际上苦难应该是能被彻底消除的,如果苦难不再是苦难的话。”苦难之路尽头的那个人后来如此补充着,“是不是因为你的天空没有太阳,所以你的苦难永远是苦难,只是暂时看不见了而已。”(大略是接受苦难?)

哇哦这次匹配到的机械师队友厉害,修gay的时候我看到红蝶几乎就在旁边(机旁的空旷处)就缩小藏起来,那个和我一起修机的赛后还说我就会躲:)拜托在红蝶眼底下修机你心大,你没看见我看见了啊!赛后那个红蝶也这么说,眼底修机,讲究x
还说我开局不修机……开局红蝶在我旁边路过我怎么可能修机?我不想被锤:)

今天遇到一个逗我玩的魔系红蝶,把我扔地上放血,绑气球,然后让我挣扎下来,再绑上去,就是不放椅子
最后把我放血死的,赛后频道跟我讲逗我玩
呵,不就是我苟到了最后吗?三台机都是我修的
大家好,我是一个被迫溜鬼总是断腿而且总是被队友坑死的菜鸡

作为一个一百场都没打到的七十几级的菜鸡
玩着冒险家的自欺欺人书逃出去之后,看着这几个有实力浪的大佬把监管者在开着的大门口皮到东来皮到西
今天杰克限免
看着这个杰克被溜心情迷之好?
或许佛系就是这样被皮没的吧●━●

奇怪的bug

今天打了一局匹配,新买了冒险家很开心,开局遇到两个队友一起破密码,园丁顺手拆了一个椅子(就在密码机旁边),然后鹿头就来了,队友跑了,作为一个自欺欺人的冒险家,我几乎就在鹿头眼皮子底下缩小躲到被拆了的狂欢之椅后面,他竟然没有打?!他走了以后我继续破密码机,然后又破了一台后卡了谜之bug,找下一台电机的时候,突然游戏结束了???全部逃脱???我连门都没看到???

后来又打了一局匹配,终于遇到佛系了我很开心⊙▽⊙,打了我一下了之后,他走了????(是杰克)之后把我剩下的三个队友全部淘汰了,我一个人坚强的破完电机之后一个人跑了出去。

因为有事所以没有和那个杰克扯几句,所以如果你看到,真的谢谢你放了我嗷。

终其一生的单恋

  猝不及防的怦然心动,夏日的吉他声与低声吟唱的他,只有两个人的列车,海边的日出与日落,梦中的婚礼。
这是她与她无望的余生的故事。自始至终,是她一个人的故事,未开始,即结束。那是在她的心中缠绕心脏疯狂生长的爱之藤,可是只需一瞬,青春中唯一爱过的少年成为她用一生忘记的人,藤蔓干枯,成为解不开的枷锁。
  她的少年与她一起走过了她的余生,可这只是她终其一生的单恋。

这是写过的第一篇言情故事的女主角,也可以说是想看眠空被小姐姐倒追的恶意,衍生出来的一个大大的恶意结局,所以是这个小姐姐的结局。
【当她已经青春不再,行将就木之时,她将她的儿孙们召集,叙说她的青春中她本奢望的余生的故事。】

最终还是没能改变的宿命

  “您是我的王。”他们互相献上灵魂和忠诚,用利益与仇恨捆绑他们彼此从未相信过的誓约,戴上金冠,托付生命,为对方加冕。
  即使深隔血海深仇,纵使以后万劫不复。
  又为何如此呢?
  如果说是为了未来与理想,你相信吗?
  他们想要一个没有纷争的未来,纷争来自于什么呢?互相的不理解,以及不能包容的不同。
  那还剩下些什么呢?
  猜忌、仇恨、战争。
  深壑,或是血海,能被填平吗?
  “我们何德何能。不也曾有过千万个契机,还不都是泡沫,是,美丽又璀璨,同样,一触即碎。”
  莱恩曾与伊斯特尔一同坐在魔界最高的悬崖之上,崖下是危机四伏的深渊,不以为意,他注视着神灵古井无波的金瞳中红色的瞳孔中自己的映影,朗声说道。
  静水流深,深沉的眸子中不起微澜,甚至寻不到半点慌乱,这双眸子只是平静回视,从容不迫。“我相信你。”
  莱恩那时还是幼年恶魔,脸上还有未脱的稚气与婴儿肥,可以称得上是可爱的面容瞬间扭曲皱成惊诧的模样,或者说,如同神灵带着恶魔无预兆地第一次见到了深渊之主时,他的模样。
  这段安稳宁静的时光在许久之后仍被伊斯特尔反复咀嚼,当时仍年幼的恶魔故作沧桑的语言仍余回音,而他却已没有看清。恶魔荧红的眼瞳迷惑了他双眼的清明,然而恶魔似因赎罪,生命未安然走至尽头,便悄然而止,燃尽辉煌跃入血海之中,从未回头。
  但他无法改变既定的轨迹,无法改变他们反目成仇的结局,亲手葬送了他们所有的曾经与未来
  这是他们彼此最终还是没能改变的宿命。
  “泡沫是抓不住的,你应该知道吧!”

瓦格纳无敌温柔了!
虽然是傲娇
瓦贝真好啊!!!!求你们吃!!!
自己产不出粮的咸鱼的嚎叫

我是极点体质的吧
不仅萌冷cp,还喜欢热cp的冷逆,
干过很久以前热过的cp在最冷的时候喜欢上
超冷的番也是会找到,然后萌的抓心挠肝但是!没粮!
什么甜热cp,不存在的,只有极圈内的冰刀子
腿肉割不出,
我,想为所有的产冷粮的太太打call!你们是上辈子的天使!

入坑到现在,非酋的我就出过三次3:20,一次江雪,还有两次都是在挖地前出的,都是一期尼,这说明了什么(有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