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空

不曾拥有未来,也没有过去,一无所有的沉睡

最终还是没能改变的宿命

  “您是我的王。”他们互相献上灵魂和忠诚,用利益与仇恨捆绑他们彼此从未相信过的誓约,戴上金冠,托付生命,为对方加冕。
  即使深隔血海深仇,纵使以后万劫不复。
  又为何如此呢?
  如果说是为了未来与理想,你相信吗?
  他们想要一个没有纷争的未来,纷争来自于什么呢?互相的不理解,以及不能包容的不同。
  那还剩下些什么呢?
  猜忌、仇恨、战争。
  深壑,或是血海,能被填平吗?
  “我们何德何能。不也曾有过千万个契机,还不都是泡沫,是,美丽又璀璨,同样,一触即碎。”
  莱恩曾与伊斯特尔一同坐在魔界最高的悬崖之上,崖下是危机四伏的深渊,不以为意,他注视着神灵古井无波的金瞳中红色的瞳孔中自己的映影,朗声说道。
  静水流深,深沉的眸子中不起微澜,甚至寻不到半点慌乱,这双眸子只是平静回视,从容不迫。“我相信你。”
  莱恩那时还是幼年恶魔,脸上还有未脱的稚气与婴儿肥,可以称得上是可爱的面容瞬间扭曲皱成惊诧的模样,或者说,如同神灵带着恶魔无预兆地第一次见到了深渊之主时,他的模样。
  这段安稳宁静的时光在许久之后仍被伊斯特尔反复咀嚼,当时仍年幼的恶魔故作沧桑的语言仍余回音,而他却已没有看清。恶魔荧红的眼瞳迷惑了他双眼的清明,然而恶魔似因赎罪,生命未安然走至尽头,便悄然而止,燃尽辉煌跃入血海之中,从未回头。
  但他无法改变既定的轨迹,无法改变他们反目成仇的结局,亲手葬送了他们所有的曾经与未来
  这是他们彼此最终还是没能改变的宿命。
  “泡沫是抓不住的,你应该知道吧!”

评论